白瞎了 神荼郁垒 的传说(组图)

动画电影《小门神》上映了,开头还算吸引人,但后边就越讲越乱了:因为近年人间不再关注神仙,神界经济萧条,门神、土地爷、八仙等等小神们面临下岗失业的危险。郁垒决定去人间,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,甚至不惜放出怪兽“年”,证明门神的价值。为了阻止郁垒,神荼也追到了人间小镇,最后,神荼、郁垒和百年老店母女一起用鞭炮战胜了年……

有《小门神》这样一部电影固然好,好歹让神荼、郁垒这对几乎被遗忘的门神在观众里混个耳熟。但遗憾也太多,比如结构松散,剧情混乱,缺乏逻辑,尤其结尾部分门神、年和鞭炮之间的关系让人看不懂。其实,作为中国古代最早的门神,神荼、郁垒的故事特别多,《小门神》却没有把这些作为素材好好利用,反而费劲编了一个跟百年老店母女一起对抗年的故事,不知道门神的人看不懂,对门神文化有所了解的人则是醉了。片名叫《小门神》,但只是用了门神的名,新创作的神荼、郁垒的故事完全可以替换为任何神或人所为,门神在电影中只不过是一个标签,或者说是借用的一个品牌。

在远古传说中,神荼、郁垒是一对守鬼门的门神,也是一对兄弟,专门对付危害人间的恶鬼,将这些恶鬼绑了喂老虎。当时尚未发明纸,人们便在两块桃木板上刻画神茶、郁垒的画像,挂在门的两边,作为门神用来驱鬼避邪。

关于神荼和郁垒较早的记载见于东汉初年王充《论衡·订鬼篇》所引《山海经》:“沧海之中,有度朔之山。上有大桃木,其屈蟠三千里,其枝间东北曰鬼门,万鬼所出入也。上有二神人,一曰神荼,一曰郁垒,主阅领万鬼。恶害之鬼,执以苇索而以食虎。于是黄帝乃作礼,以时驱之,立大桃人,门户画神荼、郁垒与虎,悬苇索以御凶魅。有形,故执以食虎。”

度朔山是一座神奇的山,神奇是因为人人都没有见到过这座真山,只是在神话传说中知道远古时代遥远的地方有这么一座山。该山上有奇大无比的桃树,营造出神秘的氛围。所以古人画神荼、郁垒图,往往以桃树为景。

此外,诸多典籍,如《论衡·乱龙篇》、《荆楚岁时记》、《宝颜堂秘籍本》、《握兰轩随笔》、《民斋续说》都有关于这对门神的描述。这些描述,本就为神荼、郁垒门神的故事提供了生动而丰富的素材,比如——

环境背景:度朔山,山上有一棵大桃树,枝繁叶茂广阔达三千里,其树枝遮盖的东北角,为万鬼出入之处,叫鬼门。

古代典籍为神荼、郁垒剧情提供了准确的定位,也提供了具体而丰满的想象基础:鬼门、守鬼门、阅领万鬼、执苇索、绑恶鬼、喂虎……多么瑰丽多彩的画面,多么神奇诡异的剧情,遗憾的是,《小门神》没有充分利用,而无中生有地编造出神荼、郁垒与人间馄饨店的瓜葛、与年的纠缠……

我们不能要求影视剧完全忠实于典籍记载和代代相传的民间传说,但当这些文字和传说沉淀为传统文化,影视剧作者不应漠视和回避,不宜生硬地编造和篡改。门神式微,门神年画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很多人并不知道神荼、郁垒是什么样的人,需要有这样的作品告诉观众门神的来龙去脉,而《小门神》误导了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对神荼、郁垒的认识。可以想象,因为这部电影,很多年后,或许人们只知道这对门神与年的瓜葛。而事实上,神荼、郁垒与年并无关系,年有自己独立的传说体系,尽管其传说版本纷繁,但没有与神荼、郁垒相关的版本。

当然,《小门神》声色光影的技术效果和画面感颇多出彩,或许这是它对动画片的贡献。然而,言之无文,行之不远,脱离了门神文化的底蕴,不过是商业化的奢华之炫。

古代最早两位门神神荼郁垒的来历!

门神是司门守卫之神,是农历新年贴于门上的一种画。身为民间信仰的守卫门户的神灵,人们将其画像贴于门上,用以驱邪避鬼、保卫家宅、保平安、降吉祥等,是中国民间深受人们欢迎的守护神。

按照传统习俗,每当到了年三十,家家户户便忙碌起来,贴对联和门神祈福来年。根据史料记载,周代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祀门的活动,而且是极为重要的一项民间祭祀典礼。

门神画像通常是两个身穿战袍、手持大板斧的人,威风凛凛气宇非凡。这两个人就是神荼、郁垒,作为人们最信任的两位神明,他们的来历真的是非同一般。

传说上古时期的桃都山上生长着一颗万年古桃树,枝干蜿蜒屈伸盘曲三千余里。桃树之上有一只金鸡,早晨太阳升起来金鸡便会鸣叫,叫声传遍万里,世间万物都可以听得见金鸡鸣叫。

大树的东北一段有树梢一直弯曲至地面,就像一扇天然的大门。桃都山之内栖息居住着各种鬼怪妖魔,它们要出山就需要经过这山‘鬼门’,每当清晨金鸡鸣叫的时候夜间出去的鬼怪就必须赶回山里。

在这扇‘鬼门’之外常年生活着两位神荼和郁垒,他们是黄帝手下的两位神将,奉黄帝命令负责看守鬼门。如果鬼怪在夜间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情,他们二人便会将其捉住送去喂虎,所有鬼怪都畏惧神茶和郁垒。

正因如此民间才会有将鬼大仙神荼、郁垒,并将他们的画像张贴于大门之上的风俗,不仅如此人们还将桃木视为驱邪、避灾的神木,后来人们还将两位大神刻在桃木之上,做成护身符随身携带在自己身上保平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