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商说法在室内收费篮球馆打球被砸伤 球馆一开始说赔偿如今缩水

6月18日下午,南女士12岁的儿子小涵(化名)和同学前往凤城十一路新动力篮球馆打篮球,当天是周六人较多,篮球馆属于计时收费,等了半个小时小涵和同学才等到空场地,当时还有一些成年人也在打球。小涵在投篮时,被其他场地篮球砸中,脸部被砸伤,不断在流血,眼镜也被砸烂。小涵被同学扶到一旁,联系了南女士并报了警,南女士接到电话后迅速赶往篮球馆,“篮球馆离我家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,我赶过去的时候孩子脸上还在不断流血。”南女士随后带孩子前往附近的张家堡社区医院处理伤口。

当晚7点,南女士前往球馆讨说法,接警民警也在现场,警方要求篮球馆出示事发时的监控,但球馆说设备没电无法提供,没有监控无法确定到底谁扔的球砸伤孩子。“我当时看了一下,是因为篮球馆没有挡板才导致孩子受伤的。”南女士认为,“其他篮球馆都会有80cm~100cm的挡板,挡板把场地切分成不同区域外,也能把未成年人和成年人隔开,这个场馆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在一个场地上打球,有安全隐患,很容易受伤。”

一开始篮球馆方表示会承担一部分的赔偿,但在之后的沟通中又出现争执。“孩子的伤没有缝针,只开了一些药膏,没有花费多少我就不计较了,但是孩子的眼镜之前是花了四千多元配的,篮球馆说会给赔偿,我又花了三千多给孩子重配眼镜,去找篮球馆赔偿,对方又不愿意了。”南女士表示,“7月2日,我去找他们,篮球馆说要走保险程序,大概能报50%—70%,但需要等一段时间。”

在得到篮球馆方承诺后,南女士继续等待,8月初,在南女士反复询问下,篮球馆方表示,只能赔偿30%,“他们一推再推,还说孩子受伤并不是篮球馆的问题,打球难免有碰撞,孩子不应戴着框架眼镜去打球。”南女士说,打球的场地是按时计费的,四个孩子每人30元,自己孩子替另外一个孩子多付了30元,场馆事后把孩子所付的60元场地费退了。

到了8月中旬,篮球馆的相关负责人又表示,保险没办法报,只能给孩子赔偿篮球课,对此结果南女士表示不能接受,“之前还有30%的赔偿,现在直接没有了,孩子开学该上初中,根本没时间再上兴趣班,篮球馆明明答应赔偿却一次次失信。”

之后记者电话联系了篮球馆相关负责人郭女士,郭女士表示打篮球本就不应该戴眼镜,运动过程中难免有碰撞损坏,这是常识问题,具体情况她需要跟总公司沟通,之后会再联系记者。

在篮球馆随后的回复中,郭女士表示,孩子被篮球砸伤责任划分存在争议,篮球馆不应该承担主要责任,篮球运动本身对抗性强。上场前要做好自我保护,孩子戴框架眼镜打篮球本身就存在危险性,当时馆方也只是说可能会赔偿,但要走保险程序,他们场馆之前投保了意外险,如果有人在篮球场遇到意外伤害,保险公司会根据实际情况给篮球馆理赔,现在是保险公司不予理赔。篮球馆也说可以给小涵用篮球课补偿,但家长不同意。关于篮球馆是否应设置挡板,需要再进一步了解调查。场馆负责人建议南女士走法律程序,如果法院判篮球馆方全责,篮球馆愿意承担所有赔偿。

8月23日中午,南女士表示,篮球馆负责人郭女士联系了她,因为存在审计问题,无法冒然挪用现金对南女士进行补偿,但篮球馆所属的城市运动公园还有其他运动课程,孩子和大人可以选择各类课程补偿,或是补偿城市运动公园内的茶餐厅代金券。南女士在与家人商量后还是希望篮球馆能够现金补偿,“小孩九月份开学上初中就很忙了根本没时间,加上自从孩子受伤后就对那有了阴影,所以我们还是希望篮球馆能够用现金的方式补偿我们。”南女士说。

陕西稼轩律师事务所王舒律师认为: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“宾馆、商场、银行、车站、机场、体育场馆、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、公共场所的经营者、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”

首先,12岁孩子在篮球馆打球被其他场地的篮球砸到,导致头部受伤、框架眼镜损坏,如果有证据证明该篮球馆确实存在场地未合理设置护栏、未将成年区与儿童区隔开等情况则应当对未成年人的损失予以赔偿,何况篮球馆在协商阶段已经同意进行适当赔偿,后来以保险不予理赔为借口拒绝赔偿,不应得到法律的支持。

另一方面,由于篮球运动是具有一定对抗性和危险性的竞技体育运动,参与者应当认识到其中存在的风险。在未成年人参与运动时,家长作为监护人也应意识到安全风险,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,提醒孩子做好相应的防护,避免发生意外。

此事件中,孩子戴框架眼镜参与篮球运动,存在一定风险,家长应对孩子的安全考虑得更加周到,避免受伤。因此,如果家长没有事前提醒场馆注意或叮嘱孩子注意自身安全,也应对损失承担部分责任。

王律师提醒,体育运动具有一定风险性,运动场馆的经营者具有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。与此同时,自愿参与运动的每个人尤其是未成年人的家长亦应尽到谨慎义务,提高安全防范意识,尽量规避运动伤害。

陕西沃创律师事务所郝佩佩律师认为,依据《民法典》第一百八十六条,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,损害对方人身权益、财产权益的,受损害方有权选择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侵权责任。郝律师认为,本案存在一个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的竞合。

依据《民法典》第五百七十七条一之规定,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,应当承担继续履行、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。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规定,宾馆、商场、银行、车站、机场、体育场馆、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、公共场所的经营者、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,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;经营者、管理者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,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。经营者、管理者或者组织者承担补充责任后,可以向第三人追偿。

郝律师表示,本案中孩子是在体育场馆付费打球,那么双方就形成了合同关系,体育场馆应当提供安全的运动场馆,孩子在场馆内人身和财产受到了损害,有权利向体育场馆主张,场馆无论是承担违约责任还是侵权责任均应全部赔偿。理由是,孩子自身并无过错。

郝律师认为,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,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,因其他参加者的行为受到损害的,受害人不得请求其他参加者承担侵权责任;但,其他参加者对损害的发生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。场馆提到的孩子戴着框架眼镜去打篮球应该自甘风险,根据民法典中的法律条款,自甘风险的站不住脚,因为孩子的伤害并非是自己的队员在对抗中受到的损害,而是其他场外人员致损,而且由于场馆的设施设备不完备,导致无法找到侵权人,故,依法应当由篮球馆承担责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